当前位置: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 > 政府扶持 >

信息文章阅读

探寻浙江浦江县美丽乡村的建设样本

编辑:admin 丨 来源:admin 丨 阅读次数:

巴芳地处浙江中部的浦江县,原本是山水丰盈之地,纵贯全境的大小河流滋养着这座小城。然而,近30年来水晶产业的发展,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破坏,85%的溪流被严重污染,水资源丰富的浦江,出现了462条“牛奶河”、577条“垃圾河”和25条“黑臭河”。积重似乎难返。但2013年6月浦江按照省委“以治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”的部署要求,打响了“五水共治”第一枪。短短3年,全县的乡村发生了令人惊叹的变化,经历了一个由落后、污染、肮脏到繁荣、洁净、美丽的蜕变过程。

三年巨变,换了人间!

治水拆违,以破釜沉舟的勇气进行综合治理

著名的水晶之都浦江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走上工业强县之路,水晶加工行业的崛起成就了GDP的高速增长,然而来不及惊喜,浦江人蓦然发现,环境破坏,污水横流,到处都是私搭乱建……

2012年,浦江县在全省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调查中位列倒数第一。檀溪镇大梓村一村民悲愤地说,他的脚因为涉水已经烂了10年了;仙华戴宅村老农说,村里的土地因为污染已经10多年不能种菜了。30年来,远远高于生活垃圾总量的水晶固废全部堆在水边、路边、村边、山边,浦江人过着“坐在垃圾堆上数钱,躺在病床上花钱”的生活。

痛定思痛,浦江人意识到必须要以破釜沉舟的勇气,通过五水共治、三改一拆等综合治理行动,恢复浦江最宝贵的山水生态资源,重新打造绿水青山的“两美浦江”。

这是一次艰难而痛苦的选择,也像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浦江水环境治理的首要任务就是全面关停遍布城乡的2.2万多家水晶加工作坊,从业人数高达20余万。这将涉及几十万人的切身利益,其困难之多、阻力之大,情况之复杂,使得时任县长的施振强向全县干部发出了“要像一名战士那样去战斗”的召唤。

顶着压力,浦江的农村环境生态治理在众多反对声中艰难起步。

一场战役在2013年初打响。浦江县委书记兼任“五水共治”领导小组组长,四套班子成员全部上阵,党员干部全面参与,通过全面梳理出涉及行业管理的22条治理法规政策,整合出相关部门的机动队伍550人,按照“集合力量、分进合击”的战术,对违规违法作坊进行重拳治理:其中以环保局牵头,组织2246次“清水零点行动”,关停偷排水晶加工户5578家;由工商局牵头,开展1892次“金色阳光行动”,关停无照无证加工户8874家;由执法局牵头,共拆除违建加工场所103万平方米;由安监消防联合作战,关停存在消防隐患的水晶加工户3252家。至2014年9月,这一役关掉了全县共计2万家水晶加工户,拆除违法建筑503万平方米,将造成浦江水环境严重污染的水晶作坊全部治理完毕。

治污、拆违、纳管、湿地建设、清淤疏浚,一招又一招组合拳,不到3年的时间,清凌凌的家乡河回来了,浦阳江出境断面水质从连续8年的劣Ⅴ类达到了Ⅲ类水,成为全省首批“清三河”先进县,并建成一批“可游泳的河”,连续两年捧获“五水共治”大禹鼎。

清三河、建管网,也只是第一步。浦江推进社会化投资,将全县政府投资的4座污水处理厂全部实行PPP模式运营,既解了政府资金不足之急,又确保了城市污水处理率、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率达到全省领先水平。清水是表,清淤是根,浦江引导分层化负责,对主干河流的清淤明确县财政保障,一般河流要求镇(街)组织、县财政以奖代补,村级河塘发挥群众出工出力,用小钱办大事。同时,将淤泥用于制砖、复垦、制造绿岛景观改造等,实现资源化利用,并不断强化市场化引导,不断深化资源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,制定差别化水、电、气价格,全面实行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,引导资源节约集约利用。

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今年8月,随着浦江县四大水晶集聚园区入园工作划上圆满句号,水晶产业朝着“园区集聚、统一治污、产业提升”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。

全民参与,以众志成城的力量推进全域美丽

环境破坏容易、修复难;创建几个示范点容易,全域美丽难。在难易之间,由县委书记施振强带领的浦江人从来都是迎难而上。治水引发的美丽浦江建设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,当生态日益好转之时,当地领导又把目光瞄准了更高的目标。如何使乡村环境日益美丽?并且是让每一条河、每一段路、每一个村都可以经受检验的“全域美丽”。

党风正,则乡风正。治水治出的绿水青山和百姓口碑,使浦江县几十万群众成了几万名党员干部的坚强后盾。以“四个一”行动为开端,先从每个乡镇集中力量创建“一条线、一个村、一条街、一个庭院”开始,掀起了“党员带头,全民参与”的创建“两美”浦江的热潮。通过全民创建美丽家园,3万多个“最美庭院”遍布城乡;人人参与垃圾分类,实现了农村垃圾分类全覆盖;大畈乡建光村,原本是县里最有名的“脏乱村”,如今干群齐心协力自发募捐150万元共建美丽家园;黄宅镇上市村成立了村级环境卫生作战室,村“两委”与农户、企业共同成立4支环境卫生志愿者队伍;白马镇夏张村将全村划分为8个卫生区块,由党员及“两委”干部作为每个区块的责任人进行监督管理。

经历了垃圾分类、美丽庭院,再到抛荒田整治、裸土复绿……浦江乡村虽然已经实现了从脏乱差到干净整洁的转型,但要让整个浦江都靓起来,还需要大量工作。浦江人素来喜好书画,颇有文艺气息,房前屋后常有几株月季、兰花。受此启发,浦江推出了全县撒草籽种花的“花漫浦江”计划。2015年底,浦江县采购石竹、剪秋萝、矢车菊等7530公斤草花籽,发动全民参与播种,撒向路边、村边、湖边、江边等拆改后出现的裸土,仅花费160多万元投资,就使全县4000多亩裸土绽放朵朵鲜花。

今年,浦江县又组建了“花漫浦江”指导团和民间志愿者指导团,今年上半年已指导250余人次。指导团还利用微信公众号推送经济实用的“花漫指南”,详细列出每种植物的特征、适合场所和养护指南,现已成农民进行美丽乡村建设的“花漫宝典”。

“世间千百年旧家,无非积德;天下第一件好事,还是读书。”这是乡土浦江的家风,“耕读传家”四个大字一定顶在门框上,“孝义廉耻”的教诲每一个农村孩子都耳熟能详,而漫山遍野的花更唤起了浦江人骨子里对美的追求。现如今,走进浦江农村,随处可见村民们自发美化公共绿地的身影。美丽浦江,积攒的不仅是人气,更是人心。

产业转型,以星火燎原的态势构建美丽经济

唤回了绿水青山,怎样变成金山银山?浦江农民骄傲地说,我们现在可以靠山水致富了。“没有产业支撑的美丽乡村难以持久。”浦江县提出,美丽乡村建设要坚持走文化、旅游相结合的发展之路,逐步实现“美丽环境”向“美丽经济”转变,在重整山河的征程中,那些散落在江畔、田野、深山中的村落,如同一块块璞玉,被挖掘出来,绽放出价值。

当许多传统村落还停留在仅仅保护建筑本身时,新光村已在历史文化村落的传承和利用上先人一步。村里的廿玖间里散发着岁月流光的老宅,在一群青年创客手里化身为国学馆、花艺店、咖啡馆和工作室。通过乡政府统一租赁古宅,委托专业文创公司进行管理,农户和管理公司共享收益的模式,新光村廿玖间里旅游创客基地打造的“旅游+互联网+农业+创客”古村旅游新业态,目前已接待游客50余万人,旅游收入达500余万元,同时带动村民增收200万元,经历千年风雨之后,古村如今焕发青春。

当许多人感叹旧村改造就是再造“空心村”时,浦南街道石埠头村的“江南网商园”吸引了众多创业者的目光,很快成为了县内外闻名的电子商务专业村,签约网商150家,创业人数达1000余人,规模居全省前列。

当许多地区还在纠结农家乐如何提升时,浦江的民宿发展却是高歌猛进,美丽经济产业带悄然形成,吸引着智力和资本回归乡村。2015年,前吴乡以美丽乡村建设为抓手,对通济湖沿线脏乱差地带进行整治,本地知名书画家的作品被搬上了村里的赤膊墙,石子旧巷、江南村居在精心修葺后更显古朴韵味,湖光山色中的小村庄蝶变为风情万种的湖畔慢生活区,民宿产业也被确定为前吴乡“一号产业”。当地“80后”小伙周斌斌,正是被家乡的绿水青山所感召,放弃了在迪拜多年经营的水晶生意,到村里开起了洋气的“逸境”民宿,目前每晚售价近千元。而更多的乡村旅游项目也在这里萌发,上海人来村里定居开的“栖水”民宿、本地阿姨用自家农房改的“湖上”民宿、美院教授亲自操刀的“境舍”民宿,这些临水而建的前吴民宿群,大有发展成江南小洱海之势;国内餐饮大鳄“外婆家”投资的马岭脚古村民宿,正致力打造中国民宿第一村;深藏幽谷的大畈田后蓬民宿,常常一铺难求;这些民宿成为美丽经济产业带的一粒粒闪光火种,以星星之火使昔日宁静的小山村走来了新面孔,带动了农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发展,渐成燃起村庄活力的新蓝海。

除了民宿经济,以登高山的玫瑰花、岩头的火龙果、嵩溪的向日葵、檀溪的宣莲为主导等一大批休闲景观农业,也为传统农业增添了附加值。今年1-10月,浦江县乡村旅游人数达到261万人次。

传统产业集聚提升,美丽经济势头喜人,社会生态风清气正,文化资源大放异彩。浦江县美丽乡村风景线贯通的气脉,实现了“养一方山水”与“富一方百姓”的实证统一,推进了当地农业与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和产业融合,这正是对习总书记提出的“两山”理念的实际践行,也是对国务院提出的关于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的创新探索。诗画浦江,它用自己的方式,真正读懂了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辩证关系。

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农家大全 农家美食 农家娱乐 高冠美景 组织管理 政策扶持 办事指南 休闲线路 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陕西新华电脑软件学校
联系电话:15809211066 联系QQ:1106650066
网站ICP备案:陕ICP备26894642号
技术支持:牛牛